Keero

Why will the Summer Day delay?
夏天为何迟到?
When will time flow away?
时光如何流逝?

[飙速宅男/弱虫ペダル][东卷] Ten Years After 01

十年後のあなたを  みつめてみたい
渴望看见十年之后的你
Part.1

箱根山道两边的树木是从未见过的美丽翠绿,但山道本身却布满了看不见的荆棘,烈日炙烤的高温,刺眼的白色反光,肌肉内不断扩散的乳酸……还有最基本的,箱根山越来越陡的坡度,痛苦和快乐共存的精彩历程。

在冬天怀念夏天真是别扭的性格呢,卷岛隔着手套看自己的手,厚皮革里面的手掌和手指都覆盖了一层老茧,初次和他见面的人在握手的时候会大吃一惊。

“你的脸和你的手不相配。”对方委婉的提出来时,卷岛总会在内心发笑,苍白瘦削的外表看上去不像是擅长运动的类型,自己在旁人眼里大概只会坐在桌边咬笔杆按键盘。

身边的行李除了箱子和小挎包以外就是自行车了,不管去哪里都会随身带着车是从少年时代养成的习惯。爱好以外,偶尔遇到了不方便的窘境,自行车能派上大用场。

但是今天的情况,比以往的困境更加困扰。大雪纷纷扬扬,所有的出租车都有客人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气温逐渐降低,卷岛在路边的长椅上坐着,感觉寒气透过了厚厚的皮靴,从脚底一路爬上小腿,连膝盖都开始生疼。

骑车走不是不可以,但公路车没有后座,无法搬运那么大的箱子。步行的话,恐怕走不到地方自己就先冻死了。卷岛打量四周,也许可以把箱子藏在长椅底下,回头再来拿,里面只有衣服和食物之类的东西,没人会偷吧。

卷岛用冰冷的手指敲了敲箱子,手也开始僵硬不听使唤,这种样子的新年夜真是不同凡响。因为我本来就是个笨蛋嘛,稍微受一点惩罚也是理所应当的,一定是老天也觉得我太蠢,才会下场雪来欺负我的。又一辆出租车从他面前驶过,车内是欢声笑语的一家人,但留给卷岛的只有溅到裤子上的泥点。

汽车转过街角消失,四周只剩下雪花飘落的声音,路灯的黄光没有一丝暖意。不如回去算了,卷岛计算着末班电车的时间,从这里走回车站大概能赶上。回去吧,就当做自己从来没干过蠢事,回去陪家人一起看看电视,迎接新年。

从路灯照不到的黑暗里,再次传来车轮的声音,不是汽车,而是卷岛的耳朵特别熟悉的自行车声,细车胎碾过地上的积雪,细碎的冰屑破碎的声音。很快,白色的公路车和被雪花染白了肩头的骑手就从卷岛的面前飞速驶过。

像是在夏天。

轻轻的刺痛在胸腹之间,卷岛用左手按住那里,手太冷了,反而更不舒服。明明是冬天为什么老是想起夏天呢,不如回去吧。

回去吧,回去吧,回去吧。

白色的公路车在再次隐没于黑暗之前停了下来,骑手先是用一条腿支撑着车子靠在路边往卷岛这边看,接着转了个弯骑回长椅前面。

“是……卷岛?”头盔上也沾满了雪的男子用不可置信的口吻问道,隔着护目镜也不会认错,只消一瞬间,就能从众人疾驰的身影中分辨出他。

“东堂。”

想看看十年后的你是什么样子,仅此而已。

TBC


评论(16)
热度(79)

© Keero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