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ero

Why will the Summer Day delay?
夏天为何迟到?
When will time flow away?
时光如何流逝?

[疯狂动物城/Zootopia][狐兔] Anxiety 11


医院走廊上还有不少看病的动物,他们说话的嗡嗡声和不断呼叫医生的广播,轮子滚动的轱辘声,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,形成一股嘈杂的合唱。

 

Judy从急救床上跳下来,拍了拍自己的两肋,它们完好无损。“我的肋骨没事,我可以回家了吗?”护士看着她,又看了看Nick,瞪大了对于母鹿来说已经非常大的眼睛,这场面的确十分尴尬。“其实,孕妇也可以拍X光片,只要围一个特制的铅围裙保护胎儿。”Nick刚刚从震惊中缓过劲来,轻声问道:“多久了?”

 

“不清楚,我自己昨天才确定。”Judy尽量保持笑容,因为狐狸看起来不是很高兴,他用爪子扶着额头像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猛烈头痛袭击了。“等等,小萝卜,我记得,我们每次都避孕的。”“是的,那又怎样?”Judy努力微笑,但假如Nick说出“这孩子不是我的”之类的蠢话,她估计控制不了情绪会当众痛殴他。“好吧,”狐狸从他的爪子缝隙里露出一只绿眼睛,“我以后再也不买那个牌子的安全套了。”

 

之后Nick劝说她趁机做个产检,但是Judy拒绝了,“我又没预约。”她抢在护士把医生叫来前逃出了医院,Nick只好跟在她后面。事实上,她也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突然产生留下孩子的想法,从昨天看见试纸上出现红线以来,她始终在考虑或许流产才是最佳选择。

 

她才24岁,入职不到一年,职业是警察,一个月挣4200,在Zootopia这样的大都市里举目无亲,未婚,男朋友是只狐狸,这只狐狸拿他们的关系进展当筹码去赌钱——随便哪个条件都不满足养育孩子的需要。

 

所以,她又把事情搞砸了,Nick知道了,一点回旋余地都没留给她。当晚他站在穿山甲公寓楼下给她打电话,她趴在窗台上赶他走。“保证你明天会搬回来。”“好吧我保证。”“早点睡觉。”“你活像我妈。”看着狐狸的背影消失在街角,Judy躺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,“我真是只蠢兔子!”她大声嘲讽道。

 

走廊上响起一阵吵闹声,隔壁的羚羊们回来了,Judy连忙去摸耳塞。但是Bucky的大嗓门已经透过墙壁传来:“嘿,兔子!我们刚在楼下看见你的男朋友了!你们还没和好吗?”Judy拽着耳朵在床上翻了个身,在穿山甲公寓,从来没有什么隐私。“兔子!他是不是咬了你父母?”另一个声音问,是Pronk,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很有幽默感,讲完这句话开始哈哈大笑,但Bucky打断了他的笑,“闭嘴你这蠢货,如果那小子是那种狐狸,他从一开始就不会选一只兔子!”

 

Judy哆嗦了一下,Bucky说的没错,如果Nick没想跟她好好交往,他从一开始根本不会选她。虽然Clawhauser会说“你们在一起多么可爱”,其实他们周围大部分群众一点都不看好这段恋情,其中一些同事或许是出于礼貌才没当着他们的面表现出嫌恶。所以Van Meir才开了赌局,他以为自己赢定了,兔子和狐狸维持不了多久。我们会让你们输光,Judy想,随后在Bucky和Pronk的争吵声中睡着了。

 

柏树林街1955号一楼左侧的卧室里满是天蓝色和粉红色的彩带,Judy踏进去一只脚,愣住了,她眨了眨眼睛,再次仔细打量房间。没错,天蓝色和粉红色的节日彩带,从天花板上垂下来,缠绕在窗户和镜子周围。“Nick!”兔子高声叫道,狐狸晃过来,“我在。”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她尽量举高胳膊,指着那些卷曲的可爱到过分的彩带,声音都发抖了,从她初中毕业以后还没想过自己的卧室会被打扮成这个鬼样。“为了庆祝你怀孕呀,小萝卜。”Nick把她举了起来,Judy刚好抓住了一根彩带,她干脆把它扯了下来。“我忙活了一晚上呢,不喜欢吗?”“不,”Judy说,狐狸的耳朵有向后背的趋势,她暗自叹了口气,“好吧……还行……我喜欢。”

 

周末Nick终于说服她去医院检查,而且他已经预约好了,Judy只能就范。她花了一小时填了一堆表格,又被审问了半小时病史和过敏,最后,检查开始后,三分钟过去了,医生什么都没说,又过了五分钟,医生抬头看她。“我听不到胎心。”Judy感到浑身僵硬,“我……我上周出过一场车祸……难道说……那时孩子已经……”“不,你没有流产。”上了年纪的雌性狗獾很有耐心的对她解释道,“根本就没有孩子。”

 

她听见医生在说孕酮、压力、内分泌什么的词,但是她都没听清,她唯一的念头是待会该怎么去躲开等在外面的Nick。


TBC

评论(22)
热度(57)
  1. liliKeero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Keero / Powered by LOFTER